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祂所遗落的》第三章(神中心主路神)

路西法终于出场,可喜可贺。

预计六章之内应该能结束……吧?

ok?↓



曾经,贝利尔一直把在神身旁入眠当做理所应当的事情。

在神身边入睡的时光一直是专属于他的独享。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本以为他不会再念想了,直到他们再次重逢。

欣喜若狂?没有,时间已经磨灭了一切。

他只是……微妙地不甘心。

正如先前他抚起床上青年鬓角的银发时心中充斥着的情绪。

好不甘心。

此刻他不知怎地对上神睁开的双眼道,「……您能把今晚的事当做梦吗?」

他平静地看了一会儿贝利尔,仿佛知道他的心结一般安抚道,「过来,到我身边来吧。」

那一刻,贝利尔所有的情绪都被安心所替代。

一如很久之前那般,他轻轻地抚摸着贝利尔的羽翼,注视着对方入睡。

如果这是梦境的话,贝利尔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可惜梦境如此短暂。

一夜过去,他在苍月升起之时醒来,果然贝利尔已经离开。

与该隐见面时,对方迟疑地看了他一会儿,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

「呃……您的头发。」该隐露出古怪的神情,难道神的睡相不太好?

他抚了抚该隐指的地方,果然不太平整,似乎是昨晚被贝利尔压到了。

「无碍。」他面不改色地将那处不太和谐的头发变回原样。

该隐自然是不知道那一切的,因此他背着神偷笑出来。神的睡相不好,难道不好笑么?该隐觉得这件事他能笑几百年。

「走吧。」神出声提醒。

该隐左右环顾,直到现在贝利尔也没有出现,不知是故意为之还是真的睡过头了……不过贝利尔向来嗜睡,因此该隐也不作他想。

「对了,我想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他们离开贝利尔的城堡后,该隐有些故弄玄虚地说道。

「什么?」即使对方卖关子,他也依旧很有耐心。

「听说路西法那里有不少好东西——」该隐朝他眨眨眼,[他那柄从天堂带下来的佩剑,我很感兴趣。]

路西法的佩剑,曾经是象征光明的圣剑。

他想看看神究竟会做到哪一步。

金发男子如他所料那般皱起好看的眉,思忖半晌终于做出回复,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你真的想要吗?]

[当然。]该隐耸耸肩不置可否。

[好,我答应你。]

此时此刻,地狱深处的宫殿内。

一枚宛如玻璃球般的金红色珠子被路西法拿在手中端详。

这是前不久掉入地狱的东西,准确来说,是从天堂掉入地狱的东西。

如果仅仅只有如此,路西法自然不会对其如此重视,然而他从珠子上面感受到了“祂”的气息。

[呵、看来神有乱丢东西的爱好啊。]

只可惜,有些丢掉的东西再也找不回去了。

一种带着恶意的愉悦促使他将这颗珠子捏碎,甚至没怎么用力。

珠子在他指尖化为齑粉,粉末变作点点光芒散去,珠子里面的东西却暴露出来。

路西法难得诧异地睁大眼睛——珠子真正包裹住的东西是一片羽毛。

洁净无比,柔软纯白。

那是属于路西斐尔的羽毛。

与此同时,神仿佛感应到某种不可逆转的事情发生一般抬头望向地狱深处。

又一件超出他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7)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