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祂所遗落的》第二章(神中心主路神)

越写越觉得我这个梦有点蠢……OOC属于我,故事属于他们。

虽然第二章路西法还是没有出场,但请相信我他戏份真的很多。

这一章内含该隐x神和贝利尔x神。

OK?↓




三头犬鼻里喷出腥气,血红的竖瞳宛如赤月般转过来看向该隐。

「哟,乖狗狗。」该隐笑着向魔犬抛去某物。

一瞬黑芒闪过,身形庞大的魔犬化成了黑发男童,一跃跳上半空接住该隐丢来的东西。

只见他将那东西塞进嘴角胡乱咀嚼咽下,舔下唇眼眸弯弯,「该隐哥哥,今天的灵魂味道不错呢。」

地狱虽然没有法律秩序,但仍有一些必须遵守的规则——除恶魔外的生物若想要进入地狱,必须向地狱三头犬献上一份灵魂。

「那就放我们进去吧。」

「没问题——咦?该隐哥哥背后的家伙好像是个生面孔呢。」魔犬转转眼珠,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该隐也转头看向他,不是该隐不想介绍,而是他还未向该隐说过自己的化名。

该隐和魔犬都像好奇宝宝一样看着他。

「我是约翰·舍弗尔。」

「……这名字听起来真不像血族啊。」魔犬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该隐帮他解围道,「他是最近才转化的。」

虽然魔犬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但还是放二者通行了。

事后,该隐特地叮嘱他,「约翰,如果有谁问起你,就说是我的眷属吧。」

「嗯。」他自然不在意身份问题,何况这样也便于在地狱活动,便接受了对方的提议。

他们一同回到该隐的城堡,一名血族执事迎出来,有些意外地看到约翰,转头看向该隐吐出来的确是另一番话,「欢迎回来,主人,贝利尔大人留话说希望与您一聚。」

该隐将斗篷递给执事,待执事退下转而对他说道,「约翰,陪我去见见他。」语罢,他又有些恶趣味地笑道,「说起来——那位还是您的老相识呢。」

贝利尔乃原罪懒惰之君主,地狱住民都知道其曾是神造的天使之一,米迦勒的兄弟。

他只当是该隐的调侃,点点头道,「我的确很久未见到贝利尔了。」

久到有多久呢?比大名鼎鼎的路西斐尔堕天还要久。贝利尔在天堂几乎像个隐形人,其堕天之事最初只有神与米迦勒知道——直到路西斐尔堕天,贝利尔早已堕天之事才变得人尽皆知。

该隐见他这副不痛不痒的模样,在心底咋舌不已。

「如果您不想被贝利尔发觉,最好别把他当做您过去认识的天使……时间已经改变了一切。」

他又露出那副安慰孩子的笑容道,「我知道。」

看见他的笑容,该隐只觉得心中的刺又在隐隐作痛。

该隐曾经以为自己最恨神降罪时冷酷的表情,没想到对方的笑容更令自己厌恶。

那样的笑,仿佛在说那束缚了他永生永世的噩梦对神来说却不过是过眼云烟。

「走吧。」该隐垂下眼睫遮住眼中的血色深渊,背对神张开蝠翼飞上天空。

他看着该隐突然变化的神情,知晓一切的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随在该隐后面前往贝利尔的城堡,等他降到实地上,该隐已经在城堡门口等着他了。

「……我还以为你先进去了。」他对该隐道。

该隐扭过头,有些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抛下您的。」

他微笑道,「好孩子。」

「一会儿到贝利尔跟前您可别这么说话!」

该隐走到大门前,那门仿佛知道对方的到来一般自动为他开启。

因为贝利尔喜静,所以城堡中几乎没有仆从,一路上安静得可怕。

「喂、贝利尔,你叫我来干嘛?」该隐门也不敲地径直推开大厅的门。

偌大的大厅内一片昏暗,只有墙壁上双角龙头骨中的蜡烛散发着幽紫的光亮,红色的地毯从大门一直铺向最里面的高台,除此之外大厅里几乎空无一物。

高台正中央正坐着一位灰色长发几乎散到地面上的双眼半阖的男子。他身旁的空气几乎快要停滞,直到感应到门的开启才微微地动了一下。

「该隐,我记得应该只邀请了你。」贝利尔的语气倦怠而冰冷。

「哈?你又没不准我带眷属来。」该隐回嘴道。

「……他是?」

「约翰·舍弗尔——你可不准打他的注意。」

贝利尔伸手碰了碰唇,没有回应该隐却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他不怕我。」语气笃定。

是的,从一进门开始,他便对上了贝利尔的视线。

该隐只想扇自己几个嘴巴子,他忘记叮嘱神记得低头了!您起码别直接和人家对视啊!

「……这样很奇怪吗?」他低声问该隐。

「是的。」该隐嘴角抽抽。

「……看来你的眷属对我很熟悉呢?」贝利尔轻笑一声,慢悠悠地从座上起身走到神的跟前。

「该隐,没事的,我可以消除掉贝利尔的记忆。」他看了看左右为难的该隐,直接放弃了伪装。

该隐突然觉得之前嘱咐他的自己真是个蠢蛋。

关于眼前所谓的“该隐眷属”的真身想必贝利尔心中已有了答案,然而令该隐失望的是,对方并未对此做出反应。

反而仿佛像是失去了所有兴趣一般,再也没去看他一眼。

「该隐,我让你来是想问你要一件东西。」贝利尔直接说出了目的。

该隐有些奇怪道,「什么?」他从未见过贝利尔对某物如此上心。

「你的戒指。」

该隐有些诧异地转头去看神,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戒指什么时候这么抢手了?

该隐出声拒绝,「不行。」

神终于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该隐已经与我约定了。」

贝利尔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哈欠,嘴角讽刺地勾起,「……我说您怎么现身了,原来已经被您抢先了么?」

「那是我的失物。」

神抬眼注视着贝利尔,语气毋庸置疑。

戒指的正主该隐对此事反而一无所知,他讨厌这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戒指让给您也行,但是我有个要求,」贝利尔突然做出退让,「今天留在我这里,我不会放出关于您的消息……要是该隐不放心,可以让他也跟着。」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城堡内空房间很多,他与该隐便留宿下来。

地狱有昼夜之分,不同的是地狱的昼是苍月,夜则是血月。

他双手合在身前,看着床顶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本以为能轻易地取回轴,结果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也罢……一旦化身来到下界,即使是他也无法完全预料到未来的走向。

如此想着,他慢慢阖上双眼。

本该一夜无梦,他自然是不会做梦的……然而不知过了多久,他却感知到触碰而醒来。

「啊……抱歉吵醒了您,神。」

首先入目的,是黑色的羽翼。

「贝利尔。」他轻声唤出来者的名字。

【未完待续】

ps.我这梦真长啊。

评论(2)
热度(10)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