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羔羊之爱》以诺(梅塔特隆)x耶和华

在一堆路神路的同人文中,我大概是一股清流,走圣经原著向。

文案:

「我爱的即是我信仰的。」

这是一个讲述神之爱与被神眷顾的羔羊之爱的故事。

以“以诺与神同行三百年,遂被神接到天上,成为天国书记梅塔特隆”为蓝本,大量私设,慎入。

以诺(梅塔特隆)x耶和华,清水向

——

他在一片温暖和煦的光芒中,听到那亲近而遥远的声音呼唤他,听着那来自上方的天使颂唱,无端想要落泪。

“善人以诺,赐三十六翼,封号梅塔特隆。”

神派那大君之一来接引他,番红色长发的炽天使拉住他的手,以诺便感到一股力量托着他离开地面。

天使安慰他:“无需担心,因你蒙神悦纳。”

神的言灵在他攀升的途中应验了,他感到自己脱胎换骨,背后生出洁白羽翼,他便跟着米迦勒上了天堂。

天堂无一处不洁净,无一处不美好,天使们或吹奏乐器,或手捧鲜花,或盛着甘泉围拢过来。

米迦勒将他放下,遂笑着对他说道:“现在你成为了我们的同伴,你该去觐见神。”

他不知道神的去处,乃至一脸茫然地对着米迦勒。

米迦勒面上显出了然的笑容,眨眨眼从背后轻推他一下,众小天使扑棱着翅膀欢快地围着他,迫不及待地为他指路。

梅塔特隆面上羞赧,但更多的却是感激,他一一亲吻小天使的额头,很快便与他们打成一片。

“呵呵,梅塔特隆你很受小孩子喜爱呢。”米迦勒抱着善意夸赞他。

“你先去见神吧,我晚些带你去见同为炽天使的同胞们。”

“谢谢。”

梅塔特隆被牵引着走上了正路,他看向那更高更远的天空,知道神就在那里。

“你们不去吗?”梅塔特隆问其他天使。

众天使齐摇头道:“我等未受神的召见。”

“我有点紧张……”梅塔特隆捂着胸口处道。

他身旁一天使调侃他:“你不是与神同行三百年吗?为何你还会紧张呢?”

“唉……”梅塔特隆欲言又止,谁也不会知道他现在心情有多复杂,在成为天使之前,他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与他相处了三百年的青年竟然是神啊。

天使们安慰他:“别担心,神可是很喜爱你的!”

喜爱……吗?

梅塔特隆与天使们道了别,便挥动着自己尚未熟悉的羽翼向神所在的九重天飞去。

一路上,梅塔特隆想了很多。

梅塔特隆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融入天使的生活,热情善良的天使令他感觉到与人世完全相反的纯洁舒适。

他又想到人世的罪恶和饱受困苦的人们,心中掺杂着不忍与悲痛,他在地上时曾无数次为人们祷告,相信即使到天上也不会变。

然后……他回想起了曾与自己一同生活的金发青年,青年脸上时时洋溢着平和而正直的笑容,任何肮脏之物在他面前都会自行惭愧。

他回想得越多,青年的面容便越生动清晰,乃至青年的一颦一笑,青年的动人歌声与青年安静祥和的身影。

想起那三百年的日日夜夜,梅塔特隆在心中暗自叹息,回过神来他已站在九重天上。

九重天的天空呈现出一种绚丽而肃穆的翡翠色,苍穹的尽头是永恒的纯白光辉,层层云朵不受空间限制地上下漂浮,愈是靠近大圣堂,空气中的光粒子就愈多。

“神,梅塔特隆前来觐见。”梅塔特隆敲响大圣堂的门扉。

门内无人呼应,那大门却兀自打开。

那有一个亲近却遥远的声音好似在他耳畔说——

“梅塔,你在哭吗?”

梅塔特隆用手擦拭双颊,果然一片水迹。这次轮到他自己疑惑了……为什么,自己会流泪呢?

他迅速将眼泪擦干,一步步踏上通往神座的阶梯,直至与那端坐神座上的银白色身影对上视线,他才停下脚步。

“梅塔,到我跟前来。”

“神啊,我赞美你。”梅塔特隆感觉到一种神圣的温暖充盈全身,他不由自主地靠近神座并单膝跪下。

神问道:“你知道自己的职责吗?”

他回答:“梅塔特隆,当履行书记之责,记载天堂之事。”

神微微颔首,对他展露柔和包容的笑容,一如那三百年岁月中的一般:“梅塔,我知道你的心事。”

梅塔特隆苦笑,是啊,神岂不是全知全能的?

“神啊,你还记得在地上的约定吗?”

银色长发如瀑的青年神色是一成不变的平和:“神之誓言,绝不违背。”

那神背后宏大的光芒是如此晃目。

梅塔特隆感觉到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动涌上心头,但为什么心脏处会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呢?

“我知道这份请求太过无理,但是这是我最后也是唯一的请求,你能再次呼唤我的旧名吗?”以诺垂下头,他的脸颊贴合在神的手心上。

神默默俯视着他,放任无言温存的氛围蔓延。

但是,神终是开口了:“……以诺,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他的心脏几乎要停止了。

“……是。”

梅塔特隆抬起头,他依旧是那个虔诚的赛特之子。

TBC
OR
END?

评论(2)
热度(17)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