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祂所遗落的》第五章(神中心主路神)

不知为何一写到该隐的戏份就会微妙地搞笑,这次是放飞自我的一章。

以及这一次路西的出场依旧很少,相信下一章一定是路西主场。

OK?↓

此时此刻静躺路西法手心的白羽是不可能存在于这个时空之物。

稍微略一探知便知道,其中蕴含着足以凝滞时空的神力。

你究竟在做什么,神?

无论如何,路西法知道这片被保护的很好的羽毛对于神而言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这么想着,饶有兴趣的神情终于在无笑的脸上浮现出来。

于此同时,当流溢着金芒的银色发丝无风而舞地兀然占据了该隐视线时,该隐的脑海中立即出现了一个念头——必须要阻止对方。

「等等!您怎么突然变回去了?」

因为被该隐制止,而被迫停止神化行为的青年这才回过神来似地看向该隐的眼睛。

「我在想,还是重置这个世界的时间比较好。」

被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懵的该隐以手掩面,他终于知道与神相处是一件多累的事了。

「您能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面无表情地看着仍拉着自己的该隐的手,直到该隐悻悻地收回手这才移开视线。

嘁,不就摸一下吗,小气鬼。该隐如此腹诽道。

「该隐,我会帮你得到路西的佩剑。」青年突然对着该隐笑了起来,只是该隐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抹笑意隐藏着什么微妙的东西。

「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端,我需要借你的身份一用。」

「哦……啊?」该隐露出了“难道神的脑袋坏掉了吗”的表情。

此时该隐才警觉神不知何时在他们周围布下了结界,看着一步一步向他靠近的神,该隐的求生欲迫使他想要后退,但不知为何却动弹不得。

「救命啊——」

紧接着,该隐的双眼一黑。当他再次睁开眼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不受他控制地露出了神的招牌笑脸。

神、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该隐”了,向空气中伸手捏住了该隐本尊的灵魂。

「唔?不小心把你的灵魂挤出去了。」

明明祂是在一本正经地陈述事实,但是该隐总有一种被耍了一道的感觉。

祂用着该隐的身体,安慰着消沉的该隐,「不必担心,在我解决这件事之前,你先呆在这个身体里面吧。」

正当该隐想问“这个身体”是哪个身体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叽」的声音。

「???」这是一只圆滚滚的黑蝙蝠。

混蛋,简直是世界第一混蛋……该隐不甘心地想着。

「我觉得还挺可爱的,很适合你,」神理直气壮道,「不喜欢吗?」

该隐拒绝回答。

“该隐”挥挥手撤去了结界,将小蝙蝠提在肩上,「嗯,就这样去找路西吧。」

等等?!虽然您用的是我的身体,但是您的表情和气场已经完全暴露了啊!

神停下了脚步,「说的也是……」

既然要变成我,从内到外起码都要装得像一点吧!

「这样吗?」作为无所不能的存在,神情和气质也能够瞬间改变——刹那间似乎真的和本尊无异了。

可恶、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挺像的,为什么您这么熟练啊?不过……还是有一点违和感就是了。

「违和感?」

嗯哼、表情要是再骚一点就完美了。

「……」

被神回以一脸嫌弃的表情的该隐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神竟然能知道他的内心想法。这也就是说,之前他在心里的吐槽岂不是全都——

不、不能再想下去了。

这一次神的表情从嫌弃变成了怜悯。

地狱的焦土上只能生长一种血色的花,艳丽异常的花瓣上带着尖锐锯齿,根茎如同黑色的魔女之发般扭曲蔓延。据说这种花是曾惹怒了神,而被惩罚永远活在地狱火海中的魔女。

现在这份恶毒之美被栽种在了傲慢魔王的后花园中。

只是与以往不同,这里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路西法抬头看向翘着腿坐在树上的血族,唤出了对方的名字,「该隐。」

“该隐”露出一口尖牙而笑,显然不怀好意。

「喂、路西法,我要向你下战书。」语气中是十成十的张扬不羁。

一旁趴在“该隐”头上的蝙蝠内心为对方的演技鼓起了掌。

「该隐,我总觉得你今天莫名比以往更加讨厌。」路西法后退一步,看着“该隐”从树上重心不稳地晃晃然后落在他面前的地上。

“该隐”双手背在脑后,以装傻的口吻道,「你的错觉吧。」

「说吧,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因为身高差距,路西法居高临下地看着该隐。

明明只差半个脑袋好不好!蝙蝠不服气地拔掉了一根蝙蝠爪子下的头发。

「我最近在收集武器,所以我突然想起来……你的那把剑很漂亮呢。」

傻孩子,你拔的可是你自己的头发啊。“该隐”不着痕迹地抽了抽嘴角,将蝙蝠从头上揪下来。

「居然敢盯上我的东西,」路西法笑得意味深长,「你的胆子也比以往要大啊。」

「所以你要接受我的战书吗?」

「为什么不?」

评论(5)
热度(15)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