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明日之子》约瑟X耶和华(中·下)

比我原本预定的三章完结要更花些时间,预计在四、五章之类完结吧。


为了写这篇又多次回顾了圣经中的相关记载,不得不感叹约瑟真的是神之宠儿……


承接上一章的内容。


OK?↓


那手帕成了污蔑约瑟的最佳证据。不、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即便再受宠爱,作为区区奴隶的约瑟根本不需要任何审判便因女主人的一面之词关入了大牢。


显而易见,罪名是侵犯未遂。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女人与正被押往监狱的约瑟擦肩而过,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


“很可惜,我不后悔,”约瑟转过头对她露出灿烂的笑容,“一点儿也不。”


女人狰狞扭曲的脸成为约瑟对于她的唯一印象。


总而言之,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如果认为约瑟在监狱中会从此一蹶不振可就大错特错了,聪慧如他,再次得到了身边所有人的喜爱。


监狱长见约瑟行为端正,对其赏识有加,甚至让约瑟帮他管理手下的犯人。


在监狱中约瑟也结识了一些新朋友,分别是法老的膳长与酒政。膳长与酒政不知何故得罪了法老,最终的判决在法老下达指令之前谁也不知道,因此他们二人都希望自己能够被无罪释放。


一天入夜,自约瑟入狱后再也没有现身的神出现在他的梦中。


“当你明日巡视牢房时,要悉心解开所见的忧愁。”


“我应当怎么做?”


梦中的场景,是那片熟悉的天空与山坡。祂背着光站在约瑟的面前,却比天光还要明亮——一瞬间,约瑟的双眼就被映亮了。


“答案你早就知道了。”


祂说完,似乎又要转身离去。


然而少年竟然比祂快上一步。


约瑟不甘心地抓住祂的长袍,双唇紧抿,“我不知道。”


“……”


“我不知道,我以为你离开我了。”约瑟仍是少年心性,他竟然产生了微妙别扭的情绪。


祂的表情终于改变,轻轻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不能太过依赖我,”祂道,“不过,我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吗?”


“我不会违背誓言,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我也会一直看着你。”祂说完,将自己的衣角从约瑟手中轻轻一抽而出。


约瑟终于露出了得到满意答案的笑容。


“我知道了。”


约瑟自梦中醒来,亲吻先前碰过衣角的手指,神情温柔坚定,“这次我也会顺利解决的。”


果然如神所言一般,当约瑟路过关押膳长与酒政的牢房时,他比以往更加敏锐地发觉了两人的心绪不定。


他便关切地询问两人:“请问二位,是什么致使你们如此愁眉不展呢?”


“我们各做了一个梦,都不能解释梦的意思。”他们回答道。


约瑟立即就明白,这就是神要他办的事,“梦是神的指引,不妨与我说一说,看我能不能帮助你们。”


看约瑟如此自信,酒政与膳长便分别将自己的梦告诉约瑟。


第一位说梦的人是酒政,他将自己的梦娓娓道来:“我梦见三根葡萄藤,上面结的葡萄又大又美。法老的酒杯在我的手中,我从葡萄中挤出酒液献给法老。”


约瑟思忖片刻,回答道:“三根葡萄藤可以看做三天,你的梦预示着你三天后会被法老释放,官复原职。”


酒政听完后欣喜无比,他对约瑟说:“感谢你,我的友人,等我回去后一定向法老替你求情。”


膳长也紧接着将自己的梦告诉给约瑟:“我梦见头上顶着三筐食物,我要将这些食物献给法老,但是有飞鸟将我的食物全部啄去。”


约瑟听完后向其解释:“三筐也代表三天,这个梦预示着你三天之后将被处死。”


膳长听了后面如土色,答案三天之后见分晓——果不其然,三天之后约瑟的话没有不应验的。


这天正好是法老的生日,法老想起酒政,便让他官复原职,从新拿着酒杯侍奉法老。而膳长则被法老下令处死,挂在城门上,让飞鸟来啄食他的尸体。


然而酒政竟然将答应约瑟的事情全然忘记了,直到后来,法老连续几天做了噩梦,这才使酒政想起这个曾帮助过他的朋友。


“陛下,我有一个罪过。”


“什么罪过?”


“我之前在监狱中有一个叫约瑟的朋友,我和膳长都曾让他为我们解梦,结果他的话没有不应验的,我也是因此才能够被陛下赦免。”


从酒政那听闻有一个名叫约瑟的年轻人善于解梦,法老便将约瑟召入宫中。


约瑟被清理一新、换上崭新的衣裳后面见了法老。


“如果你能正确解释我的梦境,我就赦免你的罪过,否则我将处死你。”


“这都是神的旨意,我愿为您分忧。”约瑟丝毫不显慌乱,举止得体,“请将梦境告知与我。”


因此法老将两个噩梦告诉了约瑟。


第一个梦中,有七头肥壮的母牛在河边吃草,突然又有七头干瘦的母牛从河中冲出来,将肥壮的母牛都吞了下去。


第二个梦中,一枝麦子上面长了七粒饱满金黄的麦穗,突然又长出七粒干瘪的麦穗,将饱满的麦穗全都吞挤掉了。


“这是神在向您发出警示,这两个梦都代表同一个寓意。七头肥美的母牛和七粒饱满的麦穗都代表了七个丰收年,而七头干瘦的母牛和七粒干瘪的麦穗都代表了七个大荒年。这个梦境是说,埃及将迎来七个丰收年,但丰收年之后马上就到了七个大荒年,如果陛下不尽早做出准备,很快七个大荒年就会将丰收年的粮食耗尽,埃及上下会因此陷入危机之中。”


法老认为约瑟说的很有道理,便立即问他:“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认为陛下需要挑选一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来处理此事。”


法老闻言即刻下令完全赦免约瑟,并安排约瑟在宫中住下,他立马召集群臣展开商议。


约瑟跟着年少的从者来到了一处空僻的寝殿,他望着从者那随着步伐在空中飘摇的发丝,莫名感到了一丝熟悉。


“你叫什么名字?”


从者微微一顿,回以恬淡的笑容,又再次前行:“我是雅舍尔。”


“你的名字不像埃及人。”约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年的脸瞧。


“噗。”从者突然不合礼数地笑出了声。


约瑟不禁哑然,看着低他一个头的少年道:“神。”


“比我预想得要快呢,”祂屈指放在嘴边,做出思考的模样,“你应该没有见过这副模样才是。”


“这是您的化身吗?”


“嗯。”祂点点头。不知不觉二者已经来到了寝殿门口,只见少年推开了寝殿的门,侧身让约瑟进去。


“这都是你应得的,”祂对约瑟说,“你的使命很快就要完成了。”


约瑟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动,不再是飘渺不可触碰的遥远存在,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加接近。


约瑟执起对方的手,那是温热的、肉身的手——那是神在下界以人类姿态现身时的手。


“我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的。”


评论(2)
热度(11)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