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大神万理】好梦如旧

品品万理桑的好


请你一直翱翔于空:

好梦如旧




*万only


*尽力温暖流


*5000+爆肝废话型选手


*ooc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很淡的故事。




「当美梦成真的时候,他是温柔本身。」




=====================================




“3天!真的最多就3天!实在是因为家里有事走不开了,拜托啦万桑好不好嘛…”




纵使有心推拒,面对面前女孩双手合十迫切地卑微乞求,大神万理还是没有忍心把拒绝的话坚定地说出口,只得答应了在宝贵的休假期帮走得近的朋友江湖救急——据说是要去幼儿园代三天的音乐课。




虽然只是代个课而且还是给幼儿园的小孩子们代课,涉及到唱歌这一方面大神万理还是莫名的有一点点紧张。


并不是在城市里的幼儿园,所以朋友才会拜托到他这里来吧——一定是因为有点偏远周遭的人都走不开,才抱着试一试心态来拜托自己的。


「唱歌啊,教小孩子可不能唱摇滚吧…等等话说回来儿歌唱起来没问题吧。」


万微微叹了一口气,从包里翻出耳机连上手机,打开了音乐播放器,拇指在某一个文件夹上悬停了很久,然后像是做了很大的心理建设一般地把目光移开,随便选了首出发前就下载好的儿歌开始播放。直到轻松欢快的童谣敲打着鼓膜,他这才缓过神来把手机屏幕按灭然后整个倒扣在自己腿上,看向窗外的风景。




中型巴士不紧不慢地在乡间道路上穿行,偶有几片种着向日葵的花田散落在一片绿色中。


难得是个好天气,云都没有几片,显得整个天蓝得空旷。


万始终盯着窗外,他看着倒影在玻璃窗上的自己眼神闪着有些看不明白的情绪。


他虽有心想去宽慰自己,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解释一些没来由的思绪,只好先暂时把异样的心情按下不表。


播放列表里的十几首儿歌循环了两轮之后,路边景致的倒退速度慢了下来,车上睡着的旅客陆续转醒,原本安静的车厢此起彼伏地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刹车时的颠簸让意识逐渐恍惚的万清醒,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窗外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抬手用力揉了揉脸,把耳机摘下来收进包里。


他拿起行李起身朝车门走去,那些途中无解的情绪重新躲进意识深处休眠,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好吧来看一下怎么走…第二个街口右转看到花店再向左…”


大神万理提着简单的行李站在路口,打开朋友远程发过来的简易地图小声嘟囔着,几秒钟之后他叹了口气选择打开手机自带地图导航——嗯不愧是幼儿园老师,简笔画画得不错。


他被自己少有的脑内吐槽逗笑了,稍微研究了下路线然后大步朝着目的地走去。




找到方向之后的路程就好走多了,当他拐过最后一个街角,就看到有些年长的园长已经等候在了门口。 


“是大神万理先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劳烦您大老远跑过来。”


面善的中年妇人带着些许歉意的笑朝着万理鞠了躬,蓝发的城市青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赶忙把园长扶起来连连说道:“啊没关系的,休假期也刚好没有事情做,就过来打扰了。”


说话期间,有几个眼尖的小孩子已经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陌生人,他们左右招呼了一下同伴,几个胆大的已经悄咪咪地摸着墙蹭了过去,躲在门背后偷偷地打量着大神万理。


——平时的日子太过平静,以至于突然有人造访,都让这群小孩感到无比新奇。




“小惠是这么跟你说的吗?幼儿园这个称呼太正式了,”妇人一边笑着摆手一边把万往屋子里带,看着由于他们进门而一哄而散的孩子们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其实只是个托儿所,镇上的家长去工作,家里小孩子没人看着不放心,就聚到一起了。”


万应和着,然后四处打量了一圈,才发现其实也就20来个孩子,年龄有大有小聚在一起嬉笑玩闹。


永远不要低估小孩子之间传递信息的速度,在万还没走出自玄关通往内间的走廊,最早几个看到生人造访的孩子早就把“新老师来啦”的消息告诉了所有的小孩子,于是他走进所谓的教室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几乎整个托儿所的孩子都来凑了热闹,只是由于怕生的原因,大家都四下找了掩体,躲在后面悄悄地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很温柔很好欺负的新老师。


“好了大家都出来不要躲了,这是即将教你们三天唱歌的大神万理老师,好好打个招呼吧。”


园长上前一步拍拍手,然后把一个试图躲进窗帘后面的小女孩抱出来,对着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语气里满是无奈,“让您见笑了,因为这里很少有新面孔过来。”




万连忙摆手道:“您客气了。”


边说着边左右看看走了几步,把手上的行李暂时搁置在墙边,把有些长的卫衣袖子往肘上提了一些,然后走到窗边,扶着一张矮桌蹲下,把右手伸进去帮桌子底下的小孩护住头顶以防她撞到,同时对着她露出了笑容,“要小心一点,撞到头会痛哦,”




“初次见面,我叫大神万理。”







初次见面时的躲猫猫结束于园长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群小孩精得很,他们太能分辨出大人是真的生气还是还能容忍他们胡闹,桌子底下的孩子动作迅速地爬出来,拍干净身上的灰立正站好一气呵成。


在园长监督下,20来号小朋友排好队,纷纷跟新来的大神万理老师做好了自我介绍,乖巧的不行。


好不容易把园长哄走了,万关上门转身一下子对上那么多双闪着好奇的眼睛,一时之间愣住了,直到他走回房间中央盘腿坐下,说话时还有些磕磕绊绊:


“诶,那今天,你们之前上了什么…”


话没说话,之前那个被他护住头第一个打招呼的小女孩突然跳起来,指着他就跟身边的小伙伴说:


“啊!他是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了半天,她也没想起来到底怎么念自己想说的那个词,只好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换了一个说法,“以前是唱歌的!我小姨可喜欢他们了!”


说完她自豪地挺胸站好,等待来自小伙伴的惊叹,但是看到大神万理没有接话,只是带笑保持沉默又有点慌了,她小心翼翼地挪过去拽了拽蓝发青年的袖子,悄咪咪而又试探地问道:“是不是呀,那个Re什么的两个人的…”


万被小女孩的动作逗笑了,他反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对上了她小伙伴将信将疑的目光,点点头:


“嗯,Re:vale,以前是的。”


小女孩马上回头给了小伙伴一个骄傲的眼神,一秒都不带犹豫。




说是代音乐课,其实就是需要有个人看着这群容易群魔乱舞的小孩。


坐成一圈聊天非常适用于和新成员熟络起来,大神万理才来了不到半天,小朋友们就乐意把所有的事情都讲给他听,比如今天街口的花店姐姐给了谁一块糖啦,隔壁奶奶做了小蛋糕啦,xx的妈妈要出差了之类。


然后万还被告知了三天之后这群小孩们有一个小小的演唱会,到时候家里人都会过来看他们演出。


既然没有规定的教学任务,非常业余的大神万理老师就松了一口气,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就嘱咐他们自己选自己想唱给家里人听的歌然后自己练习就好。


这时候最先跟他搭话的那个小女孩又噔噔噔地跑过来,看这阵势是要做音乐老师的腿部挂件而且还不能被丢弃的那种。




“你要什么名字?”


万看了看抱住自己腿的小姑娘,蹲下身与她平视,揉揉她的头轻声问道。


“优,”名叫“优”的小姑娘这时却有点怯生生的了,她小声嘟囔着什么,实在太轻了,万完全听不到,还没等他开口问呢,优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闭着眼睛飞快地继续说道:


“我我我…老师能不能教我唱,那个,未…未完成!”


大神万理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一个只有6岁的小孩会知道他曾经唱过的歌,震惊归震惊,他对孩子的耐心出人意料:


“嗯?未完成の僕ら吗?”


“啊是的——!”


“优酱为什么想学这个呢?唱儿歌的话会简单一点哦。”




优眨巴眨巴眼睛看看面前的人,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抓着万理衣服的手,改揉捏自己的衣角低下了头,沉默了半晌才犹豫开口道:


“那天小姨也会看优酱,是小姨生日哦!已经好久好久没见了…想,想唱给小姨听的。”


“……”


拒绝女孩子其实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只是这件事让人有点头疼啊……大神万理这么想着,然后看到优脸上写满了希冀的眼睛,就想到之前拜托自己这份差事的朋友,啧该说不愧是一直相处的吗?


“这…好吧。”于是拒绝的话又在嘴边打了个弯,简短的对话最后以小姑娘灿烂的笑容结束。




既然已经答应了,那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


三天学会一首歌对于6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太难了,于是万就自作主张地决定只教她唱一部分。


其余的小朋友都各自找好了搭档然后自觉又充满热情地排演着自己想表演的内容,优则是牵着万的手,把他拽到一个角落,尽可能的远离人群练习。


“唱不一样的歌奈奈他们要笑话我的!”她一本正经地说道,对此万只能无奈地摊手表示接受。


闹腾着闹腾着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他们俩约定好第二天练习的时间之后,园长就来把小朋友们一个一个护送到门口等候的家长手里。




谢绝了园长想挽留自己吃晚饭的好意,万慢悠悠地提着行李走向了来之前就订好的民宿。


昼夜的温差有点大,晚上的风还是有些冷的,他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加快了前进的步子。也许是镇上的夜晚太过安静,有可能是有些东西在潜意识里醒过来了,反正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自然而然地哼起了白天教优酱唱歌时候哼过很多次的副歌旋律,连脚步都有意无意地顺从着歌曲的节奏。


昏黄的路灯颤颤巍巍地照亮路边的一小块马路牙子,偶有晃动的灯光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万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在城市里少见的干净的天空,往路的尽头小跑着去了。




啧,星星还挺亮的。他这么想着。







第二天一早,大神万理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还有些恍惚。自从从事了经纪人工作以后熬夜是常有的事,所以早起已经退出自己生活的舞台好多年了,尤其是休假期,早起就是对休假的一种侮辱。


哦答应了帮别人代课来着…所以即使早起很痛苦,一脸没睡醒的蓝发青年也不得不咬牙切齿解除封印从床上爬起来。


当然洗漱完了出门的时候,困倦的年轻人还是强迫自己清醒了,然后收起所有负面的表情,重新挂上平时用的温柔mode。 


小孩子们都起的很早,被要去上班的家长送到幼儿园后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快乐人生。


优一看到大神万理扑了过来,抛弃了之前在一起聊天的小伙伴,“大神老师早!”


万被元气满满的小姑娘扑了满怀有些措手不及,他接住扑过来的孩子然后顺势带着她转了一圈作为缓冲后停下来把她放到地上,揉了揉她的头,“早。”




有了头一天的练习,两个人对彼此都熟悉了很多,所以练习的进展也理所当然地变快了。


“优酱,唱的时候放慢一点,想呼吸的时候就呼吸好了,”万又一次无奈地抬手打断了憋红脸的优,小姑娘唱歌太贪心了,恨不得一口气把一整段都唱完,导致节奏快得飞起,万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打断的不太好,好像阻止了日本未来的rap新星诞生。


但是。


但是。


但是该阻止的还是要阻止:“慢慢唱,你只要慢慢唱就好了。”


说着,万不得不亲身上线示范正确的节奏给小姑娘听,他的声线有些低沉,也因为太久没有唱歌显得有些生硬。


曾经熟悉的旋律在这样的场合出现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是在起初的不适应之后他依旧唱得一如往日那样认真。


教室里的气氛渐渐变得安静,几乎所有的小朋友听到大神万理老师唱歌了以后全部停了下来,然后吧嗒吧嗒地跑到他身边坐好,毕竟练习什么时候都可以练,听好看的人唱歌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由优带头,所有的小朋友都缠着万再唱一首再唱一次,聚众摸鱼混过了一天。




没有好好练习的结果就是到了第三天,也不知道是不是临近要演出了,小朋友容易紧张。优的忘词次数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高峰,经常就上半句记得下半句就串了,都不用万开口纠正,优就先沮丧起来了:“明天小姨一定会很失望了。”


本来还想教小姑娘放松心态的万听到这句话反而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盘腿坐下,然后温柔地把小姑娘抱在自己腿上坐好,低沉又带着些许安抚的声线从小姑娘的头顶传到她耳朵里:“不会的哦,”




“会很高兴的。”




“如果歌声里带着想表达的爱意,听到的人会觉得很幸福哦。”




但是生活中没有那么多事让你得偿所愿,反而当你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玩意往往就迫不及待的成真。


比如,优在正式演出的时候还是忘词了。


而且忘得很彻底——她连第一句都不记得了。


精心打扮过的小姑娘穿着衣柜里最喜欢的红裙子,也早起让妈妈给梳了好看的辫子,她站在小小的舞台中央,拿着麦克风无所适从。


其他小朋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同学的歌声,不明就里的开始吐槽抱怨,细密的碎碎念在室内横冲直撞。


优有些发抖,只能双手抓紧麦克风,然后目光四处游荡试图找一个救命稻草,她看到观众席中间的妈妈和小姨,她们关切的目光让6岁的小姑娘有些难以承受。


大神万理坐在第一排的角落神色有些焦急,他看到小姑娘的表情难受到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而自己坐的位置又很难让她接收到自己的目光。




家长们对这个年龄的小朋友的紧张表示谅解,然后纷纷制止了自己孩子吵闹的行为,室内又慢慢的恢复了安静。大家再一次等待起了舞台中央的小姑娘,就在园长在思考着要不要上去打个圆场让优下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了:


「ふたりでいるから未来が膨らんでく」


「すぼめた肩をそっと抱き寄せよう」


……


小朋友们之间突然一阵骚动,他们四处找寻着声音的来源,也有些人迫不及待地和家长分享这就是他们新来的音乐老师唱的歌。舞台上的优突然惊醒,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终于对上了大神万理鼓励的目光。


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她拿起了手里的麦克风然后用着稚嫩还有些跑调的声线和自己的老师合唱了起来:


「そうさ未完成な僕らは」


「すれ違うなんて思わずに」


……


有了开头后续就简单了不少,小姑娘磕磕绊绊完成了自己的表演,全场掌声雷动,为勇敢的小朋友,也为尽职的老师。


而接收到这份礼物的优的小姨本人,早在大神万理开口的一瞬间就热泪盈眶,一曲终了几乎蹲在地上哭得背过气去。




大神万理本来想走得不知不觉,在演出结束后他第一时间偷偷摸摸地溜出了场馆,跟园长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回去了。


但是是“本来想”,生活如你所愿的话就不叫生活了——才刚走出去没几步就被优脆生生地一声“大神老师——”喊住了。


他回过头,看到优拽着一个红着眼睛的女生朝他跑来,他心下了然,看来这位就是优口中的阿姨了。


“老师老师老师!我小姨一直都可喜欢你啦!”小女孩的眼神清澈,抬着头对着大神万理说道,跑得太着急了导致她有些喘。


脱离了很久偶像身份,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来说的大神万理显然面对曾经的粉丝有些不知所措。


“万桑,没想到今天在这样的场合还能听到您唱歌,我我一直很喜欢你们的Re:vale,没想到我还能等到,真的非常非常谢谢您!”女生有些磕绊地组织着语言,眼圈又红了,看到曾经的偶像现在又站在自己面前,就在几分钟前还亲耳听到他唱了以前自己最喜欢的歌,她颤抖着忍着眼泪,然后对着万理深深地鞠了一躬,“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等你们再…”




万看着面前鞠躬的女生,神色复杂,他的目光里似乎藏了很多很多东西,他似乎也想开口说些什么宽慰的话,但是眼底翻涌的东西还是恢复了平静。他往后退了半步,轻轻地用一个鞠躬打断了女生想说出口的心愿:“谢谢你。”


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翻了翻随身带的包,从钱包夹层里翻出了两张演唱会的门票递了过去。他说道,声音轻柔但却坚定地说道:“有空的话去支持一下吧,是他们的Re:vale。不要说错了呀。”


“虽然很想说谢谢你的支持,但是他们比我更有立场听到这句喜欢Re:vale。”




“请和我一起在台下支持他们吧。”




END。



评论
热度(64)
  1. Somtenn请你一直翱翔于空 转载了此文字
    品品万理桑的好
  2. 青绿色的薄荷糖请你一直翱翔于空 转载了此文字
    重新又看了一遍还是想转载一下太太真的写的太好了😭真的很感动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