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梦醒时分》贝利尔x耶和华

私心以贝利尔视角来写的一个短篇,是糖。

以希伯来神话和《圣经》为基础,时间线是贝利尔尚未堕天的时期。(不知为何就把贝利尔写成了爱向神撒娇的、受神宠爱的孩子。)

大量私设出没,ooc有,慎入。

ok?


贝利尔最近总是在做一个梦。

梦里的他一如既往地伏在神的膝上,仰着头任由神的长发轻飘飘地垂在自己脸上。

从他的角度永远能看到神的笑。

但是即使是在梦中,贝利尔也能够清晰地认识到现实中的神绝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神没有那样爽朗的笑容。

神的笑容永远都是如同五月的阳光般和煦、却又虚幻得不真切。

那样的温柔能够将一切生物的意志瞬间抹消殆尽。

但是明明是那样飘渺的光辉,却又能够牢牢攥紧他人的心脏。

好遥远。

好耀眼。

快要被刺瞎了。

数千万亿的声响在哭泣着,哪怕只是触碰到了那光芒一秒,便连永恒的消亡也甘愿了。

梦境是将所有不切实际的事物实现的场所。

「失礼了。」

贝利尔这么说着,轻轻握住那幻影的手。

那温暖的触感与神抚摸他脸颊时的触感是一致的。

梦也能够将感觉反映出来么?

贝利尔这么想着,另一只手掌贴在幻影的侧脸上,神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了一下。

啊、是这样的感觉啊。

既然是梦,就让我再乐在其中一会儿吧。

贝利尔松开了双手,反而得寸进尺地拥住了对方。

「失礼了。」

他又说了一次,小声在对方耳边呢喃。

贝利尔的手指搭在对方脊背上,隔着衣着,他也依旧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温暖。

这样一来,他连对方后背的弧度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这个梦似乎因为他的举动而改变了,下一刻贝利尔能够感觉到那幻影在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

那幻影的笑声在离他极近的地方传来。

这个声音贝利尔是知道的,那是神在他醒来后无奈又宽容的笑音。

「?」

贝利尔突然顿住了,不,应该说是僵住更为恰当。

贝利尔沉默地松开了手,似乎终于明白过来什么似地移开了视线。

「睡迷糊了吗?贝利尔。」

神以无奈的口吻如是说,将食指点在贝利尔的额头上。

「唔。」

「贝利尔,你生气了吗?」

「您该早些告诉我的……」

不过神这样偶尔捉弄他的时候,他其实也很开心就是了。

如果这是梦的话,就让他永远不要醒来吧。

评论(5)
热度(9)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