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众多,多为冷门。
大概以后也会更一些神中心的冷cp文叭。

《赌》梅菲斯特x耶和华


本篇基于《浮士德》的基础上编写。

私设有,慎入。

ok?

羊角的恶魔在人类博士耳旁窃窃私语——金钱?爱欲?权柄?智慧?永生?只要人类愿意用灵魂来交换,那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似乎人类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信仰已经彻底被梅菲斯特玩弄于股掌。

但浮士德仍常常做梦,那梦中纯洁无比的歌声时刻萦绕在他的四周,那永昼的光景莫非是他神往的天堂?

“我与他打了个赌——”被圣洁光辉笼罩的青年缓缓开口,“名为梅菲斯特的恶魔,你认识的。”

青年的模样是那样飘渺以至于浮士德几乎不敢确定他的身份。

天使?

精灵?

抑或又是梅菲斯特的一个把戏?

那青年似乎对他的心声了然于心,抿唇一笑:“你认为我是谁,我便是谁。”

“啊……”浮士德想,明明是在梦中,为何自己会口干舌燥呢?

“我该怎么做呢?尊敬的大人。”浮士德忖度片刻,总算找出了一个词来称呼对方。

“我并不厌恶梅菲斯特,但是这个赌我也不会让步。而你又为何要惧怕黑暗呢?你越是逃避,它便越是要伏在你的面前。”

浮士德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不厌恶梅菲斯特那样恶劣的魔鬼。这个认知对他深信不疑的信念造成了碰撞。

青年想了想笑答:“那孩子的确很坏心眼,但那样的天性是不能够否定的。”

浮士德总觉得自己心里仿佛隐隐约约抓住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抓住一般。

人类晃了晃神,睁开眼,窗外是格外明亮的圆月。

黑发男人的低语犹如蛇信子般一下又一下舔舐着他的大脑神经。

“喂、你去见他了吧?”梅菲斯特弯着眼睛,看起来像在笑着,却又冰冷无比。

浮士德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博士,你以为你还能得到他的原谅吗?这份自大还真是令我嫉妒呢。”梅菲斯特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长长的黑发扫在浮士德脸上。

这时博士才发现他的“室友”正倒悬在房梁上,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魔鬼就是魔鬼,总能令人感到不舒服。

“梅菲斯特,你有讨厌的东西吗?”没由来地,浮士德如此询问对方。

“嗯?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找到我的弱点了吗?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我憎恨的存在只有一个,也就是你刚刚见到的那位。”

浮士德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翻身继续睡去。

夜空中再次沉寂下来,不多时,一句轻飘飘的话悠悠传到梅菲斯特耳中。

“……他倒是不曾厌恶过你。”

翠绿色的蛇瞳微微睁大,末了只余一声嗤笑。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远到几乎成了古老的传说。

最卑劣的蛇也曾贪恋过光片刻的停留。

在蛾摩拉城被火烧灼后的废墟上,次日的黎明依旧照常来临。

“大人,您还真是过火啊。”双角的蛇缠绕着攀上立于废墟上的青年的小腿。

真是一条大胆的蛇。

祂伸手捏着蛇的头,将它从自己身上取下来,赤蛇微微挣扎一下便温驯地缠在祂的手臂上。

“如果不是你,也不至于连十个义人都找不到。”祂虽然说着责怪的话,语气却依旧温和。

“您的意思是,我是罪魁祸首吗?但是假如人类能够坚定一些,也就不会被我动摇了吧?”

祂的食指在它的头上抚摸,摇摇头道:“诡辩。”

“……您还会再来吗?”

祂将蛇放在城外山丘的树枝上,遥遥望着那受永火焚烧的炼狱之城。

若有似无的轻叹消散在风中。

“不会了。”

祂怎么会为不洁的存在停留呢?这点它深信不疑。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

“赌?”

“我会去引诱一个信仰虔诚的义人,假如他能够经受我的诱惑,我便承认义人的价值。否则,我便要把他的灵魂带回地狱。”

祂闻言轻笑一声,似乎也对这样的赌局产生兴趣,点点头道:“可。”

但是全知全能的存在岂会输吗?梅菲斯特知道,祂也知道,这场赌局的结局早已定下了。

那得救的义人说:“我明白了,梅菲斯特,其实你一直……”

浮士德的灵魂在光与歌的托引下层层上升。

只有那黑暗的存在不会偏移丝毫,永恒地承受着那快要灼瞎他双眼的光明。

“我输了。”

“嗯。”

【END】

(ps.蛾摩拉:被神降罚的罪恶之城。)

评论(5)
热度(18)

© Somtenn | Powered by LOFTER